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GP龙骑士](0-2.6)
[GP龙骑士](0-2.6)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GP龙骑士
 

 字数:76089字
下载次数: 34



 


                序章
 
  「我一定要做到龙骑士!」在人迹罕至的森林深处,青年对着天空咆哮。 
  「我不能死在这里!我还未做到龙骑士,我不能死!」青年继续对天空咆哮, 但声量则越来越低。
 
  「咕咕!」青年双手按着肚子,面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跌坐在地上。
 
  青年为了达成成为龙骑士的志愿,离家出走已经半个多月,一路向着大陆三 大龙骑士国之一的歌罗利。索恩进发。但为了走捷径,在森林迷路已经五日,粮 食也在两日前吃完。但在秋天的落叶树林,除了遍地落叶外,青年找不到任何食 物。而面对野兔、野鹿等动物,青年只能拿着手中的铁剑,望着它们远去的身影 轻叹。
 
  「很饿啊……」青年饥饿的呻吟声已经被肚子的悲鸣所覆盖。
 
  「沙沙沙!」
 
  「!!」青年听到背后的灌木丛传出一阵动物(?)经过的声音。青年对这 个声音的唯一联想只有──食物!
 
  青年疲累的身躯突然涌起一股力量,奋力拿起铁剑,便以青年认为最轻盈的 脚步走向猎物(食物)。
 
  「食物!受死吧!」青年对着枯黄的灌木丛边大叫边冲了过去,挥剑斩向猎 物。
 
  「呀!」灌木丛中的「动物」头部中了青年的全力一击,发出很大的惨叫声 之后倒地。
 
  「惨叫声?」青年这时才看清楚,自己三日来第一个成功捕获的猎物,原来 是一个少女!青年脑袋十分混乱:「为什么会有个女孩的?糟糕!我没有杀了她 吧?想不到我未成为龙骑士之前,便成了杀人犯!而……而且,为什么这个女孩, 没……没有穿衣服的?啊!那我岂不是成为奸杀犯?但……但我又没有做过甚么。」
 
  在青年仍然在脑中想着一些有的没的的时候,应该已经「死掉」的女孩发出 「嗯」的一声微弱的声音。
 
  青年听到声音,便走过去扶起女孩,道:「你没有事吧?」
 
  青年也注意到,女孩的头顶除了肿了一个瘤之外,完全没有外伤。除了庆幸 女孩没有死之外,也暗叹自己的修行不足。在知道女孩应该没有事之后,青年便 注意到:「哗!美女!而且身材超一流的!」
 
  少女有着火一般红的亮丽长发,小麦色的皮肤,宛如刀削的面孔,小巧挺直 的鼻子,和紧闭的大眼睛。而身材更是没话说,股涨的乳房,虽然躺着形状仍然 是那么好,而不盈一握的签腰,和可爱的小屁股,不过吸引青年目光的,还是少 女那个无毛的蜜穴。青年的分身忠实地反映主人的感想,就算是挨了两天饿,体 力极度不足的时候。
 
  少女悠悠转醒,慢慢张开了眼睛。青年努力保持镇定,无视自己刚才的恶行, 以平和的声调问道:「小姐!你没有事吧?为什么你会一个人晕倒在森林的?而 且为什么一件衣服都没有?是遇到山贼吗?」
 
  少女以蒙眬的眼神望着青年,以微弱的声音道:「我……我……的肚子…… 很饿……」
 
  「咦!?」面对少女这个答覆,青年不知道怎样回答,正在挨饿的自己,怎 样可以帮她?这时,少女注意到青年股间的分身,露出异样的眼神。青年也见到 这个转变,而且觉得那个眼神似曾相识……
 
  少女突然伸出绿山之爪,一手捉住青年的分身!分身被捉住,青年全身也像 失去力量一般(其实也没有甚么力量剩下),软瘫在地。少女立即如狼似虎地脱 掉青年的裤子,掏出青年的分身。
 
  青年虽然觉得十分突然,但也没有反抗的意思和力气。但:「那个眼神是…… 见到食物的眼神!」青年意识到少女那个和自己一样的,饥饿的眼神后,以最快 的速度制止少女的行动!但……少女已经一口吞下自己宝贵的分身了!
 
  不过,和青年预料中被「咬」断的感觉完全不同!反而是既温暖又湿润滑溜 的感觉!
 
  「啊!这就是所谓的「口交」了吗?好舒服啊!呜!这种吸力,这种像要被 抽空般的吸力!左手和右手根本不能与之相比!」对于性经验只有左右和右手的 青年来说,口交的快感对他来说,太刺激了!不用半分钟,便忍不住(根本没有 想过要忍)在少女的口中发送自己的生命精华,少女则一滴不剩地将青年的所有 精华吞食。
 
  连残留在管道中的残渣也被吸走的时候,青年的分身无视主人已经消耗得所 余无几的体力,又站了起来。
 
  而少女的表情则是吃了好吃的食物之后,露出的满足的笑容,双手合十,向 青年道:「我吃饱了!谢谢!」说完,便无视仍然躺在地上的青年,和因为被人 遗弃而哭泣的分身,迳自走去。但走不了两步,她又回头,一手扯掉青年的斗蓬 披在自己身上之后便离开。
 
  少女走着走着,突然,左脚被捉住,整个人以很滑稽的姿态,面部着地跌倒。 少女回头一看,便见到露出野兽般眼神,发出「呵呵」连声的青年,和比刚才更 暴涨的分身!
 
  少女感到害怕,以颤抖的声音道:「喂!我……我吃饱了!不用了啊!哗!」 
  青年用不知从何而来的气力压倒少女,少女虽然刚「吃饱了」,但由于还未 消化(?)和惊慌,所以被青年轻易地压制。青年二话不说,便捉着分身,向少 女无毛的下体刺去。
 
  在刺下去的时候,青年瞬间回复了少许理智:「怎么有两个洞啊?该插那一 个?」完全没有真正的性经验的青年感到困惑,但短暂回复的理智很快便失去了: 「随便插一个算了!反正都差不多!」青年就这样在毫无湿润的情况下,便胡乱 向少女的蜜穴突刺!而值得庆幸的是,青年没有选择错误。
 
  但两人同时都大叫:「好痛!」青年感到分身被少女蜜穴勒得很疼,那种处 女的紧缩感,令青年差点便爆发了。青年停了一停,在习惯了少女紧紧的蜜穴之 后,便凭着本能,慢慢开始进行活塞运动。
 
  青年的分身借助少女破瓜之血的润滑,抽插之时,便越来越顺畅,分身慢慢 地越插越入,最后整根都埋进少女的蜜穴。分身完全被温暖的蜜穴紧紧地包裹的 感觉,令青年不禁舒服得叫出声来。
 
  为了获取更多的快感,青年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少女的蜜穴除了破瓜之血 外,也流出了一些另外的液体,令青年的抽插更加顺畅,而少女申诉着疼痛感觉 的声音也慢慢变成愉悦的声音。
 
  青年快感的指数越来越高,令青年和爆发的临界点越来越近,在最后一下深 深地插入少女的蜜穴后,青年的欲望便在少女的深处爆发。在欲望得到释放之后, 青年也恢复了理智。
 
  「糟糕!我刚才在干什么啊?这……这样我不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强奸犯吗?」 
  「呜……强奸犯!」少女边哭边对青年作出指责。
 
  青年头脑开始清醒,想了想便道:「喂!刚才是你先色诱我的!怎么说我是 强奸犯?」
 
  少女哭道:「我甚么时候色诱你了?」
 
  「你不穿衣服的走出来,又……又帮我口交,还不是色诱我吗?」
 
  「我忘记了带衣服出来嘛!而且我是在吃东西而已,那里有帮你口交了?」 
  少女以不成理由的理由来回应青年,但青年也不知道该怎样反驳……「你… …那明明是口交嘛……怎么是在吃东西……啊……虽然你有说过吃饱了……是你 主动的!为什么说我是强奸犯?」
 
  少女停止了哭泣,侧头想了想,道:「总之你就是强奸了我!看!我下面正 在流血啊!这不就是强奸的证据吗?」说着便指着自己正流着处子之血和青年精 液的蜜穴。
 
  青年望着少女股间那些铁一般的证据,无法作任何反驳,而没有节操的分身 也不理情况,展现他铁一般的硬度……
 
  「那你现在想怎样?」
 
  「如果我爸爸知道他的女儿被人强奸的话,不杀了你才怪!」
 
  「那……那你爸爸……在附近吗?」
 
  「不过我现在离家出走,在躲着我爸爸,所以……」
 
  「所以?」
 
  「所以你要带着我走啊!我不想回家,你也不想被我爸爸知道你干的好事吧?」 
  在协议成立之后,青年无奈下,只好带着少女继续旅程。
 
              第一章(一)
 
  「巴尼尔!看是市镇啊!我都说嘛,我在上面飞的时候,见到这个方向有个 市镇的!」
 
  巴尼尔,即是之前那个强奸犯青年,和被害者露娜两人在森林徘徊多两日之 后,终于找到市镇了!露娜还好,巴尼尔则是近乎枯竭而死的状态了!两日来, 除了继续挨饿之外,在露娜肚饿的时候,还要为她提供「食物」,虽然自己是很 快乐……
 
  「在上面飞?」巴尼尔看了看露娜背部,但找不到任何像翼的东西啊?「她 又不是有翼人,又不像是虫人,为什么说在上面飞?是坐飞空艇吗?」巴尼尔没 有细想,因为饥饿的感觉令他不能思考,慢慢也忘记了。
 
  在见到市镇之后,巴尼尔那体力枯竭的身体不知从何而来的涌出力量(之前 都好像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向着市镇奔去!
 
  「巴尼尔!等等我啊!」露娜在巴尼尔背后拿着行李跟着。
 
  饥饿的青年跑入市镇,冲入一间餐馆,坐下道:「食物!!只要是吃的,甚 么也给我拿出来!快!」
 
  类似的饿鬼侍应见得多,于是便露出商业的笑容,问道:「先生想吃些甚么 呢?」
 
  「只是是吃的,甚么都好!」
 
  「那先生有多少钱?让我帮先生点菜吧!」
 
  巴尼尔摸了一摸腰间,原本应该在的钱袋却不翼而飞……。
 
  「啊!钱袋和行李摆一起,被露娜拿着!」
 
  巴尼尔露出尴尬的笑容道:「钱……钱在我的同伴那里……她待会便到的了! 你……你先帮我拿一点面包和汤出来先好吗?」
 
  侍应也笑道:「好的!」然后对厨房方向道:「又要一客霸王餐!」
 
  厨房中走出了两个带着厨师帽子的彪形大汉,向侍应问道:「是谁点了霸王 餐啊?」
 
  在下一瞬间,饥饿的青年便被无情地踢出餐馆。
 
  青年并没有因此的气馁,凭着仅余的体力(还有吗?),拖着疲惫的身躯, 四处寻找露娜的身影。巴尼尔向左望一眼,再向右望一眼,可惜仍然看不到露娜 的身影。
 
  巴尼尔的体力在维持了三分钟之后,便消耗始尽,不支倒地了。
 
  「你没有事吧?」
 
  「这是天使的声音吗?我已经死了吗?」
 
  「你很肚饿吗?这里有点面包,你拿去吃吧。」
 
  巴尼尔感到手掌被硬塞了一个东西,勉强张开眼看看。
 
  「食……食物!」
 
  连谢也不谢,巴尼尔便以最高速度,将一条法国长包以三十秒吃完。吃完之 后,巴尼尔的面色由原本的苍白转为红润,再转为紫色。
 
  「呜!水……水!」这么快吃完一些这么干的食物,不哽到才怪!
 
  「水在这里。」
 
  巴尼尔拿起逮到面前的水壶,一口喝完。在将水壶还给人的时候,才对来人 说声「谢谢」,并看了看自己的救命恩人一眼。来人是一个拥有长长的淡金色卷 发的妖精。
 
  有如波浪一般的金发被在肩上,大大的蓝眼睛,小小的樱唇,尖而小巧的鼻 子,尖尖的耳朵,如白瓷般的皮肤,巴尼尔唯一的感想只有「美女」两个字。如 果撇开衣服不计,来人毫无疑问是一个十全十美的美女。
 
  「现在流行这种全黑的的长袍吗?而且她头上拿顶奇怪的尖帽……」
 
  「你吃饱了吗?」
 
  「吃饱了,谢谢。」
 
  美女向巴尼尔伸出手掌,说道:「钱!」
 
  「我……我没钱在身……」
 
  「卡搭」一声,巴尼尔的右手便被手铐铐着。
 
  「你想干甚么!?」
 
  「你吃了我的东西吧?」
 
  「那……那是你给我吃的啊!」
 
  「那我有说是免费的吗?」
 
  巴尼尔暗叹中计,而且:「为什么我见到的美女都是怪怪的……」
 
  「那你等一等好吗?我的钱在同伴身上,我找到她之后就会还钱给你……」 
  美女没有理会巴尼尔的说话,拖着手铐的另一面,迳自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边走去。巴尼尔虽然被手铐铐着,不过对方始终是女孩子,但当他想反抗的时候, 他便感到全身麻痹,连舌头也动不了,所以只有被对方拖着走。
 
  「食……物有毒!?」
 
  而街上的人……「玛利亚又来了!这此的受害者好像是个外地人呢!」 
  「哎呀!真可怜!不过说真的,除非是外地人,如果不是怎会不知道玛利亚 的恐怖……」
 
  「真可怜啊!」
 
  街上的人对可怜的巴尼尔和玛利亚议论纷纷,但对巴尼尔的同情只限于言语 上,并没有人打算对巴尼尔伸出援手。
 
  「巴尼尔到底去了那里啊?他不来的话,这些蛋糕我就一个人吃光的啦!」 
  这时的露娜坐在一间露天茶座,边吃着蛋糕,边等着巴尼尔。
 
  「喂!你到底捉我来这里干什么!?」
 
  巴尼尔被玛利亚带到一个有点像实验室的地方,四肢被绑在一个像手术床的 床上,而麻痹的感觉已经消失。
 
  「怎么啦!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兼债主啊!说话客气点!」
 
  玛利亚说着带起一对手套和口罩然后向巴尼尔走过来。
 
  「哗!你想做甚么?你……你不是炼金术师吧?还……还是药师!?」 
  根据巴尼尔母亲对他说,世界上最恐怖的,就是炼金术师和药师。他们的攻 击力和杀伤力都不高,但他们做实验和炼的药,是很恐怖的。至于怎样恐怖,巴 尼尔的母亲就没有对他说。
 
  「啊!我两个都不是啦!两边公会都踢了我出会啊!你说他们可不可恶?我 明明是那么天才横溢、美艳动人,竟然把我列为危险人物踢我出会,你说他们是 不是很可恶?」
 
  巴尼尔听了之后心里凉了半节,怕得说不出半句话来。
 
  玛利亚没有理会巴尼尔有没有回应,走到手术床边,用剪刀将巴尼尔的裤子 剪碎,露出巴尼尔软垂的分身。
 
  「咦?怎么又是这样?」
 
  玛利亚一手捉住巴尼尔的分身,对巴尼尔道:「喂!你射精吧!」
 
  「甚……甚么?」
 
  「我要你的精液用来做实验材料啊!快点给我吧!」
 
  「你突然间叫我射……我怎么射啊?」
 
  「但你的阴茎不是已经勃起了吗?」
 
  「咦?」巴尼尔暗自感到自己的分身不争气,道:「你突然叫我射……我也 射不出的啊……」
 
  「啊?是吗?」玛利亚沉思了一会,便走到巴尼尔看不到的地方,拿了一半 书,又走到巴尼尔身旁。巴尼尔看了一眼书名──《高级解剖学之生殖器官篇》。 
  「啊!原来精液是藏在睾丸和精囊内的啊!」说着便一手拿起手术刀,在巴 尼尔睾丸的位置比了一比。
 
  「咦?不……不是吧?」巴尼尔可不想变成中性人,于是急忙地道:「喂! 你……不用这么麻烦啊!你……你要精液的话不用割掉我的睾丸的啊!杀鸡取卵 不是好方法啊!有些更简单的方法的!」
 
  「刚才叫你射你又说不能?」
 
  「不……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出来的……你……你可以解开绑着我双手的绳子 吗?」
 
  「好吧,反正你想逃也没有用。」
 
  在解开巴尼尔的绳子的时候,玛利亚递了一个烧杯给巴尼尔道:「装满它!」 
  「装……装满它!?」巴尼尔望着烧杯上的刻度──250ml。
 
  「是啊!250ml好像也不是太足够……」
 
  「那……那我尽……尽量吧……」巴尼尔抓住自己的分身,经过刚才的「死 里逃生」之后,巴尼尔的分身已经吓得全身发软。巴尼尔对玛利亚道:「你可以 别开面吗?有人看着,我……我做不来……」
 
  「不。行!我要看着你,如果不是,怎知道你在干什么?」玛利亚坚决地否 决巴尼尔的请求,巴尼尔只好继续。
 
  巴尼尔慢慢搓揉自己那可怜的分身,一面幻想露娜,一面在精神上对可恶的 玛利亚强奸。经过三五分钟的努力,巴尼尔终于有想射精的感觉了,连忙用烧杯 接着。精液射入烧杯,不过,才只有2ml而已。
 
  巴尼尔把烧杯交给玛利亚,道:「只有这么多而已……」
 
  「甚么?连我要的1%都没有!你想这样敷衍我吗?」
 
  巴尼尔无奈,只好继续抓住自己的分身努力。但玛利亚却不耐烦地道:「你 怎么这样慢吞吞的!」然后一手捉住巴尼尔的分身,用力的拉扯。「大至上就是 和榨牛奶差不多吧?」
 
  伴随着惨叫声,巴尼尔悲鸣道:「是和榨牛奶差不多啦……不过,力道请轻 点……哗!不要这么快!好痛!这样不会射精的啦!」
 
  玛利亚在听到最后那句才将速度和力度减轻,巴尼尔开始感到,被一个这样 的美女抚摸分身,虽然有点不安感,但也很快乐。
 
  不过巴尼尔同时对会这样想的自己感道悲哀……
 
  过了一分钟左右,玛利亚已经不耐烦道:「喂!怎样可以令它快点射精?」 
  「用口舔下的话,应该会快点的……」巴尼尔开始进行幻想。
 
  「甚么?你要我舔这肮脏的东西?」
 
  「不!不是!我不敢!只是说说而已。」
 
  玛利亚放下巴尼尔的分身,道:「你自己先弄着。」然后便又走去不知道拿 甚么。
 
  「你……你又想怎样?我不说就是了!不要!」
 
  玛利亚转头道:「你怕甚么?我只是拿消毒药水而已,如果不是怎么可以用 口舔你那个肮脏的东西。」
 
  说着便用一些褐色的药水涂在巴尼尔的分身上,巴尼尔的第一个感觉就是: 「好痛!」原本硬直的分身瞬即软化。
 
  玛利亚道:「我都猜到你会这样的了,好在我刚才顺便拿了这个来。」 
  「这……这又是甚么?」
 
  「肌肉硬化膏,可以令肌肉维持在僵硬状态,药力有效一星期。」
 
  「不!不要!」发出今日不知道第几次的悲鸣,巴尼尔的分身便被涂上所谓 的肌肉硬化膏。
 
  经过两小时之后……「怎么越来越少的?」玛利亚拿着刻度去到9ml的烧 杯,发出不满的声音。
 
  「我干了啦!」巴尼尔用枯干的声音道。
 
  「好吧!我想你真的用干了,今天就这样吧!这些份量都够我做这次实验的 了。」
 
  说着便拿着烧杯走出实验室。
 
  「这时不走,便没有机会的了!」想着这样,巴尼尔便乘着玛利亚一时疏忽, 解开绑住双脚的绳子,走下手术床。一下床,巴尼尔便感到双脚软弱无力,但他 也顾不了那么多。裤子已被剪碎,无奈下只好用那些破布勉强遮蔽下身。 
  在触及布满牙印的分身时,巴尼尔不禁痛得叫了出声。「呜!我怎么蠢得会 叫那个女人帮我口交……她那么没耐性,舔不了两下便不耐烦了,还咬了几口。 呜……好痛!」不过对那样的自己仍然射精,巴尼尔感到更加悲哀。
 
  巴尼尔在犒亚研究所的通道中走来走去,但有点方向白痴的巴尼尔完全找不 到路出去,连怎样回道原来的实验室也不知道。走着走着,巴尼尔便走到一个像 囚室的地方。巴尼尔看了几间囚室,都没有人,一路走一路看,巴尼尔好像在其 中一个囚室见到有个人,而那个人也看到了他。巴尼尔走近牢门往里面一看。 
  「哗!好大只蟑螂!」巴尼尔原本是绝对不怕昆虫的,但像人这么大的一只 则例外。
 
  「喂!你看清楚点!我是人不是蟑螂!」囚室内的「人」对巴尼尔说道。 
  「你叫我怎么相信你啊!你分明就是一只蟑螂。」巴尼尔吓得跌坐地上道。 
  「这么说,你可能不信,但我真的是一个人来的。我原本是玛利亚。露西丝 博士的助手来的,有次帮博士试一些新药的时候,发生了突变,所以才变成这个 样子的!而且我澄清,我是蜜蜂,不是蟑螂。」
 
  巴尼尔强忍心中的呕心感和恐惧感,再看清楚一下囚室里的「人」的样貌。 
  里面的「人」的确是比较像蜜蜂,而且巴尼尔也看清楚,里面的「人」的确 有着人的外型,不过身体,尤其是头部,则十足十是一只昆虫(总之就是和蒙面 超人差不多就是了)。「对不起,我看错了,你的确是蜜蜂先生。那我先走了!」 
  「喂!你不要走啊!救我出去!我可以帮你带路带你出去的!」
 
  「你又知道我找不到路出去?」
 
  「如果你知路的话就不会来到这里吧?而且除了我之外,博士都没有其他助 手。
 
  你想像我一样变成像怪物一样吗?」
 
  巴尼尔于是便跟「蜜蜂先生」的指示,拿了钥匙救了他(它?)出来。 
  「蜜蜂先生,我们现在去那里?」
 
  「我叫贝利雅。南丝。耶丝,你叫我贝利雅吧!我现在先去拿一些博士的笔 记,和一些药,再做点手脚炸了这个研究所!」
 
  「哗!你说还说,脸不要靠那么近好吗?咦?你叫贝利雅?那你是女的吗?」 巴尼尔有点不祥的预感。
 
  「是啊!变成这个样子都看不出了,我原本可是一个美丽的蜂族美人来的!」 
  初部患上美女恐惧症的巴尼尔对贝利雅不感生出警惕……
 
  「怎么样?你不信吗?」贝利雅单手捉着巴尼尔的衣领,将他抬起,但最要 命的还是将自己的脸贴近巴尼尔。
 
  「哗!我信我信!」巴尼尔被放下地之后问:「拿走玛利亚的笔记就算了吧…… 有必要炸掉这个研究所吗?」
 
  「谁叫博士把我变成这样!我只是小报复而已!」
 
  巴尼尔也不愿再和她争执,这样对心脏会好过点……
 
  两人向实验室走去的时候,不幸地碰到正向囚室走去的玛利亚!
 
  「贝利雅?你怎么走出来的?为什么不待在房里面?咦?你怎么又不待在实 验室?我待会还要找你呢!」
 
  「博士!我忍够了!我今天就要走!你阻止不了我的!」
 
  「你为什么要走?」
 
  「你把我变成这个样子,难道我还应该感谢你吗?我是念在你是我尊敬的博 士,我才没有打算杀了你!」
 
  玛利亚表情一黯,用委屈的声音道:「贝利雅!对不起!那次实验失败,是 我始料未及的!我已经设法补救的了!这是我今天刚研制好的解药!正打算拿给 你喝的!喝了之后你就可以回复人型的了!」
 
  贝利雅用难以致信的兴奋声音道:「博士!这是真的吗?」
 
  「嗯!是真的!你快喝了吧!」贝利雅听话地喝了玛利亚递给她喝的药水, 喝完之后不久,贝利雅的身体表面便开始像溶化一般,变成糊状,然后再慢慢变 成人型。
 
  可怜巴尼尔看到一半,便已经在一旁不断呕吐了,不过他呕出来的除了胃液 便别无他物。
 
  「博士!我变回原来的样子了!」贝利雅开心得冲上前抱住玛利亚。
 
  「贝利雅,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两人都热泪盈眶。
 
  巴尼尔则乘着两人沉醉在感人的重逢的时间,慢慢一步一步地走开。
 
  直至他听到玛利亚说:「贝利雅,刚才的药份并不足够的!因为药引用的精 液份量不够……刚才的那个男人呢?」
 
  听到玛利亚的说话,巴尼尔立即拔足狂奔,但跑了十米左右,便因为肚饿引 起的血糖过低而向前晕倒。可是他那因为「肌肉硬化膏」而一直都保持坚挺的分 身却直接撞击研究所的石地板,在发出很大的一声惨叫之后,巴尼尔便回复清醒, 但他唯一可以做的,只是抱住剧痛的分身,卷缩在地。
 
  玛利亚一脚踏在巴尼尔的背上道:「你竟然想逃走!」
 
  巴尼尔哀求道:「求你放过我吧!男人不是还有很多吗?他们都有精液的啊! 为何偏偏选中我?」
 
  「没办法啊!用来做第一次药引的精液是你的啊!所以以后除了你的精液外, 其他的都没有效!」
 
  「怎么这样……」
 
  「博士,我们放了他吧!被关在囚室的日子并不好过的,我是亲身感受,所 以很明白其中的痛苦!而且他刚才又肯救我!」
 
  「但是你的身体……」
 
  「不要紧的!我们可以跟着他的嘛!横竖我们都很久没有出过这个市镇了!」 
  「好吧!就依你吧!我都想出去其他城市买一买魔道具和炼金术用的宝石。」 
  在完全没有理会巴尼尔的感受的协议达成之后,玛利亚和贝利雅便决定跟随 巴尼尔上路,越来越多美女跟随自己,巴尼尔唯一的感想只是「放过我吧!」。 
                (二)
 
  在经过半日的折腾,巴尼尔和露娜再次相遇,已经是在深夜了。巴尼尔和玛 利亚等到了镇内唯一的一所旅馆,很轻易地找到露娜。
 
  露娜见到身体疲惫不堪的巴尼尔,劈头第一句话便是:「你身旁的两个女人 是谁?」
 
  巴尼尔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问,只知道自己今天全日只吃了一条法国长包, 如果自己再不吃东西的话就铁定饿死!但当他想找侍应叫东西吃的时候,全个旅 馆酒吧连一个人都没有?「啊!他们见到博士和我进来的时候便全部走了。」贝 利雅回答巴尼尔,但她的眼睛则没有离开过玛利亚。
 
  「巴尼尔!你还未答我这两个老女人是谁!」
 
  「小妹妹!你很失礼耶!我和博士加起来都未过一百岁,怎样可以叫老?」 
  以世界平均寿命是三百岁来说,一百岁都只是很年青而已(零至十五岁是发 育期,十五岁后为成年,之后身体会以极慢的速度老化,到二百七、八十岁开始 的三十年间会急速衰老至死)。「巴尼尔你说句公道话!我和博士跟这个乳臭未 干的小妹妹,那一个比较美丽?」
 
  「甚或乳臭未干!我已经二十岁的了!」
 
  「二十岁还不是乳臭未干吗?呵呵,小妹妹!」
 
  两人争论不休,而争执的矛头慢慢指向巴尼尔,两人异口同声问道:「巴尼 尔你说到底我和她那一个比较美丽!」
 
  而巴尼尔回应她们的只有枯干的面孔,和很大的一声「咕咕……」
 
  「哇!巴尼尔死了!」
 
  「巴尼尔你不能死!你答应我要带着我去环游全大陆的啊!」
 
  「巴尼尔你不能死!你死了的话我怎么办!我的身体还未完全回复之前你不 能死!」
 
  「喂!巴尼尔和你是甚么关系!?」
 
  「我和他是甚么关系跟你又有甚么关系?」
 
  两人又开始着不知所以的无为争执,完全没有人注意巴尼尔。
 
  「巴尼尔,你很肚饿吧?来,这里有些汤,先喝了它吧!」
 
  在蒙眬中,巴尼尔又听到天使的声音。而口腔则感到有些热汤正慢慢流入, 巴尼尔想也不想便喝了下去。热汤下肚,巴尼尔回复了少许清醒,但当他见到给 他汤喝的人又是玛利亚时,他就惊慌得把口中所有汤全部喷出!
 
  「喂!巴尼尔!你很失礼啊!竟然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一番好意?」
 
  「但你的食物……」
 
  「你怀疑食物有毒吗?讨厌!怎么说到我好像很喜欢在食物下毒的样子!这 些只是我在这间旅馆的厨房找到的啦!」
 
  「真的吗?你没骗我吧?」
 
  「放心吧!我有骗过你吗?」
 
  但在巴尼尔吃饱之后便感到后悔了……
 
  「博士,怎么我闻到一些生命之水的味道?」
 
  「啊!我见巴尼尔好像很累的样子,所以加了点生命之水进那些食物吧!」 
  巴尼尔面色发青的道:「生命之水是甚么来的?」
 
  两人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这一夜便在宁静的气氛之中,安然渡过。
 
  早上在四周除了巴尼尔、露娜、玛利亚和贝利雅四人外,别无他人的早餐桌 上,巴尼尔向露娜问道:「露娜,你都会吃正常的食物的吗?我还以为你只吃…… 的呢!」
 
  露娜在巴尼尔喝咖啡的时候,用叉子大力插向巴尼尔的大腿之后道:「你傻 的啊!你不要把我想成那样的怪物啊!我又不是梦魇!我们一族主要是吃蛋白质 的!所以其实只要吃鸡蛋、豆之类的就够的了!不过在荒山野岭没办法才找你这 个应急粮食来吃的!」
 
  巴尼尔被叉戳中大腿,口内的咖啡全喷了出来,幸好没有喷到玛利亚她们, 如果不是就肯定会被修理得很惨。虽然脚部十分疼痛,而且被说成应急粮食十分 不好受,但身边的女人们都不好惹,所以也只有忍下去。
 
  玛利亚看着他们两人的精彩表演,暗自笑了一下,然后问道:「巴尼尔、露 娜,你们想去那里?」
 
  「我只是出来玩玩,没有想过要去那里的啊!」露娜答道。
 
  「单细胞、没大脑……」由此而起,露娜和贝利雅又开始唇枪舌剑了。 
  玛利亚像看到好玩的东西般看了看她们两人,然后转头问巴尼尔道:「巴尼 尔,你呢?你想去那里?」
 
  「我……我是想成为一个龙骑士而出来旅行的!」巴尼尔眼神中透露出无比 坚决的信心。
 
  一旁的露娜和贝利雅用停止了争吵,静下来用认真的眼光看巴尼尔,像看一 只珍禽异兽一样看他。玛利亚则把切好的香肠放入口,「啊」的一声之后道: 「原来出来旅行就可以做龙骑士的啊!我都不知道呢!那你有甚么计划吗?」一 旁的两人已经忍不住笑倒在地了。
 
  巴尼尔尴尬地道:「没……没有,我只是想,如果去全大陆三大龙骑士国之 一的歌罗利。索恩帝国的首都,可能有机会成为龙骑士也说不定……」巴尼尔越 说越小声,到后来已经听不到了。
 
  贝利雅强忍笑意道:「那最重要的龙呢?没有龙,你怎样做龙骑士啊?要入 龙骑士军团都要岂码有只飞龙吧?」
 
  露娜也插嘴道:「是啊!不是龙骑士世家、贵族或者是有钱人的话,是没有 可能成为龙骑士的啦!」
 
  「哎呀!露娜,第一此听你说句比较有脑的话呢!」
 
  「是啊!老人家的经验和知识就是比我们年轻人高嘛!」
 
  玛利亚不理那两个又开始斗嘴的一对,跟巴尼尔说:「我无意要打击你的信 心,但是比起做龙骑士,我觉得你做我的助手还更比较实际,怎样?考虑下吧! 
  我怎么说都是大陆有名的炼金术呢!」
 
  「不……谢谢了,我还是想先去碰碰机会再决定之后的路。」
 
  「唔……那是你的路,你自己决定吧!」
 
  说完,便收拾自己的杯碟食具拿入厨房,而在玛利亚走了入去厨房之后,在 厨房传出很大的笑声。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10-23更新.